中国硬笔书法网新站官网《投稿须知》 中国硬笔书法网推荐中硬协会员入会的通知 中国硬笔书法网新站概况(LOGO标志及简介) 中国硬笔书法协会第六届理事会、监事会名单
《中国大书法》丛刊第1期在线阅览 《中国大书法》丛刊第2期在线阅览 《中国大书法》丛刊第3期在线阅览这些作品为什么落选?
返回列表 发帖

恋——写在相约金陵雅集之际


——写在相约金陵雅集之际




    从单位回到家,就迫不及待地打开笔记本,登录中国硬笔书法江湖网,看看相约金陵雅集的照片桂东发上去没有。虽然没有见到照片,但内心的渴望显得尤为浓烈。
    此时此刻,我不竟想,我怎么了?怎么会那么想看雅集的照片?正想着这些,手机响了几下,一看是培纳给我发来两张照片,一张是她与刘洪霞的合影,一张是她与姜浩的合影。也就是与她合影的两个人,勾起了我看雅集照片的渴望。
    在几天前的中午,刘洪霞给我打来电话,说她要去南京,参加相约金陵雅集,当时她让我猜有哪些人参加,一说有姜浩、培纳等人,仿佛自己也能去参加似的。也就再同一天的晚上,姜浩给我打来电话,这兄弟倒好,并没有说他在哪,而是让我猜他和谁在一起。自然,我知道一定是与培纳等人一起。与培纳寒暄几句,说到海泉老师夫妇,说到她的父母,说到福建的书友们……
    顿时,脑海里浮现出2006年,自己进入中国硬笔书坛以来的一幕幕,如影片飞速地在心底深处逐一呈现,仿佛就在昨天,是那样的亲切,久久地——沉醉。
    让我想起——20068月,初出茅庐的我,策划了福建书友漳州雅集,无法忘记参加那次雅集的书友:许海泉、黄开诚、杨思艺、林建阳、黄镇洋、石小兵。如今回想起那次的情景,实话说,算不上真正的雅集,只能说一次书友见面会罢了,但就是那次雅集,让福建书友聚集在了一起。
    让我想起——20071月,那次被我取名为“八闽硬坛新年第一炮”的福建书友福州雅集。我清晰地记得,在那次雅集后我在文章中写道: 这是八闽大地硬笔书坛2007年放响的第一炮。这是福建省内硬笔书友发起冲锋的又一次号角。那一次雅集,称得上是真正的雅集。除了以一手褚楷获得中钢赛特等奖后,10余年未曾露面的硬坛宿将——仇寅老师,还有我和林传生、黄开诚、刘守法、胡强、颜晓军、张谋含、石小兵等。那次雅集,大家一股子劲想促成成立福建省硬笔书法组织,虽然最终无果,但澎湃着福建硬笔书友对成立组织的渴望。
    让我想起——无论任何时候到海泉家里,他和其爱人都是热情接待,最有趣的他家的那条狗,每每我在欣赏海泉的书法作品时,都会跟着屁股后面,生怕我将作品抢了去。还有我确定转业回漳州,晚上驱车到海泉家告别,已是半夜,也拖着我到旁边一家小店喝上几杯。
    让我想起——不论自己在福建还是在北京部队工作时,只要回到南昌,就会与刘洪霞、欧阳荷庚、徐利鸿、王根水等人先是碰杯饮酒,而后煮茶论书,其乐融融。
    让我想起——东北雪灾的那年,我从上海转火车去大连,留宿在方存双家中。那天,正恰元宵佳节,坐在一起喝点茶,谈论书法,惬意之极。也就在那天,接到了蒋勇良的电话,那次电话成了永别。
    让我想起——第一次见到张华庆主席时难忘的情景。那时,他还只担任中国硬协的秘书长职务。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在大连,我给他打了一个电话,未曾想,就在当日,他与李冰等人热情地款待了我。而后,我调往北京工作时,每每到协会住处,他与李冰等人都是热情之至,有求必应。
    让我想起——第一次在中国硬笔书法网举办个人书展,柳长忠等人不吝篇幅,与我热情推荐、回帖。而后,在京工作时,一起在琉璃厂见面,喝着来自内蒙的河套老窖,仿佛就在昨天。
让我想起——与刘志华、何敬平、朱凌云等人成立“鸣嘤硬笔书艺组合”,组合在志华的推动下,在刚成立的几年里,交流融洽,个个书艺长进。虽然这两年因大家工作太忙,交流甚少了,但这份情谊始终难忘。
    让我想起——第一次见到培纳。那天她穿着一件红色羊毛衫,我从海泉家过去,还没到她家,我老远就认出了她。也就在那天,在她家中,她妈妈指着写满大作的纸张说称“我本来想把这些当废纸卖,但收废纸的人嫌脏”,我则笑曰“我全收了”。
    让我想起——第一次与姜浩打电话,当时两人都是军线(不花钱的长途),两个大老爷们讲了3个多小时不愿放下电话。而后我们的第一次见面,是在他新婚后,带着新娘子到了北京,恰逢元旦,接连下大雪,与他们在雪地玩得那股子劲。还有难忘的是,这小子从东北给我捎来一大箱的海鲜,让我吃了好几天。
    让我想起——第一次进入海军大院,拜访陈联合副主席。在他的办公室里,他全然没有原来设想的严肃,更有种长辈、大哥般的感觉,那天我俩互派了一定空军和海军的休闲帽,至今放在我的柜子里留念着,还有那天晚上他给我提了一大包的花生,至今似乎还能觉出那股香味来。
    让我想起——第一次见到吴玉生老师,那是在柳长忠老师的引荐下,在总后大院门口。而后,凡逢周末,我去找他,他必在办公室,一件件小楷精到之作,让我啧啧称奇,由衷地佩服。还有一次无意间与培纳说起他,竟然听培纳说吴老师是她的偶像,所以一次与吴老师一起吃饭时,我连忙给培纳去了一个电话。
    让我想起——我策划的“八闽风硬笔书法联展”时,庞中华主席亲笔为展览题签,全国各地书友纷纷响应。最终,展览因多方面原因未能成集,也成为我的一大遗憾。
    让我想起——我为我自己婚礼策划的“五合一”活动,得到了张华庆主席等人的大力支持,全国书友纷纷寄来合作,许海泉、赖晓斌等人到现场捧场,让我彻底地幸福了一把。
    让我想起的太多太多,太多太多的让我想起。从2006年到现在已过去了5个年头,自己也从最初的福建调到北京,而后又到了南昌,从一名军人成为了一名省级报刊的记者。自我检讨地说,在这5年里,除了前两年外,自己渐渐地淡出了硬坛。似乎可以给自己找一个理由——工作太忙了。这不应该成为理由,平时有时间的时候,自己不也会写上几笔吗?真正的理由应该是自己懒了,这无法推却。
    感谢相约金陵雅集,让我想起了这么多人,这么多事。一张张留在心间的脸庞,一件件无法难忘的往事,令我快乐着、幸福着……
    写到这,不由又想起不久前,我去了一趟南昌的空军部队,专门到连队的饭堂吃了一顿大锅饭,见到了那些亲切的不能再亲切的战友。与他们聊起转业后的感受,我说特别怀念部队,怀念战友,犹如恋爱般的感觉。
    想到此,我不竟又想,我想念这些书友,怀念自己在硬坛的件件往事,应该也是恋这些人,恋这些事吧。
                                                                                                                                         (此文作于2011年8月24日晚)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