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硬笔书法网新站官网《投稿须知》 中国硬笔书法网推荐中硬协会员入会的通知 中国硬笔书法网新站概况(LOGO标志及简介) 中国硬笔书法协会第六届理事会、监事会名单
《中国大书法》丛刊第1期在线阅览 《中国大书法》丛刊第2期在线阅览 《中国大书法》丛刊第3期在线阅览这些作品为什么落选?
返回列表 发帖

我的书法生活(陈泽雄)

本帖最后由 陈泽雄 于 2010-10-16 09:00 编辑

我的书法生活



       2010年的夏天,高温天气比往年来得慢些,但一热起来,昨天才20多度的,隔了一天猛的飙到30几度。高温持续不下!天气热,下班一回到屋里就马上洗澡降温开空调,之后就是上网看电视。屈指算下,往年一年下来最多也就看那么一两部连续剧,今年一个月就把这个年纪录破了,看来还可以再创历史新高,如同各地的极端天气总不断刷新历史记录一样,这也算是“与时俱进”吧。
      这样的日子,睡觉前总感觉有些空虚,可明日起床后却把那些空虚忧郁抛之脑后。心想“过了这夏天,等天凉了再奋起直追。”,明日复明日,让人有些自嘲。前两天翻书看到毛泽东题了一句话——“好好玩耍,好好学习”,似乎在为我的这种阿Q精神注解,让我这年近而立还满怀“童心”之人偷偷欣喜,对于眼前的现实生活,想多了未免心中哆嗦起来。
      幸好身边还有一个“领导”,时常管辖我的人身自由。世界杯终于结束了;我的兄弟文冲这几天霸占着电脑打游戏,连续剧看不成了;自己喝茶也没人吹牛,终是乏味;为了不让“领导”觉得我游手好闲,只能铺纸写字以解暑闷。现在所刊登的几件拙作就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产生的。
      书法这桩事儿,说玄了能把哲学家都说晕,说浅了三岁儿童也能玩出“高深的书法艺术”。前两年,广东省美术馆培训中心组织策划了一场别出心裁的画展,让少年儿童临习毕加索大师的经典画作,大师的高仿作品与少年儿童的临摹之作同台展出。我与朋友刚好去看一位老师的画展时无意走进那个展厅,瞪着眼睛惊愕万分地看完所有作品,脑子嗡嗡响。出了展馆,朋友说他是停止心跳看完那些作品,我说:“毕加索把我们大伙给忽悠了。”朋友笑应:“那些小孩子却把毕加索给忽悠。”
      书法,说白了就是写字,其实跟毕加索大师的画一样,除去画面的色块,剩下的就是线条,你可当作某个汉字的线条组合,或压或伸,或离或合,或粗或细,或苍劲或矫健,或飘逸或浑厚,而所谓“玄之又玄”的画面就是将这些线条有机的拼凑在一起,书法亦然,只是依托的载体不同,一个是物形,一个是汉字。所以说白了书画就是一杯白开水般的简单。说它玄呢,无非就是在那上面增加运笔的技巧,书写的情感,文化的内涵。
       我之于书法,可谓迷恋至深。做学生时,总想成为一名可载入史册流芳千古的书法家,故没日没夜的涂刷,纸不够,就将书撕成一页一页的写字,再不够,就涂至地砖甚至墙上。现在想来就发笑,但也有几分对那段时光的怀念。而今习书学画者众,为名为利者居多,我可能也不例外。当然,书法也时常给平静乏味的生活带来意想不到的快乐,如在这暑天懒散的用毛笔写字,当渐入佳境后,书兴大发而不可收拾时,一口气写完七幅作品,完后,将作品悬挂墙壁,品茶独赏,气静心悦,忘却了汗流浃背过后的臭味;忘却了生活中的繁冗琐事;忘却了往日作品落选的失意。
      书法是我生活的一部分,不可或缺但又不能用全部的情感和时间去投入,我不会为此而悲叹,因为生活是书法的“源头活水”。

陈泽雄

201083日写于永华
我的通信地址:(510330)广州市新港东路黄埔村大道涌尾13号大院“随韵书社”陈泽雄(收)

拜读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