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硬笔书法网新站官网《投稿须知》 中国硬笔书法网推荐中硬协会员入会的通知 中国硬笔书法网新站概况(LOGO标志及简介) 中国硬笔书法协会第六届理事会、监事会名单
《中国大书法》丛刊第1期在线阅览 《中国大书法》丛刊第2期在线阅览 《中国大书法》丛刊第3期在线阅览这些作品为什么落选?
返回列表 发帖

庞中华:电脑打不出书法之美 书法是凝固的音乐

庞中华:电脑打不出书法之美 书法是凝固的音乐

2007年09月06日 17:01 来源:深圳新闻网-深圳特区报

  硬笔书法并未退潮
  记者:你曾经是为一代人带来影响的硬笔书法偶像,现在仍然还有当年那么多追随者吗?
  庞中华:情况有所不同了,但我认为是走向了更良好的一面。上世纪80年代主要是我个人的力量在推动硬笔书法,在那个时代也确实取得了不少成绩。后来硬笔书法也经历过一些波折,到90年代慢慢走向成熟和理性化,特别是1993年建立了中国硬笔书法协会后,硬笔书法开始依靠社团来发展,全国很多省市都成立了硬笔书法分会,去年还开了硬笔书协的全国代表大会。在协会有组织的推动下,硬笔爱好者的学习更加系统化,这门艺术在全国开始统一了步调。             记者:可是我听到了不少对如今这个电脑时代硬笔书法前景的怀疑之声……
  庞中华:我是中国硬笔书法协会主席,对硬笔书法的状况应该有些发言权。我非常负责任地说,硬笔书法如今虽然有些滑坡,但绝不像一些不了解情况的人表面上说的那样,似乎硬笔书法已经像是日薄西山了。这未免有些危言耸听。前不久我去山西师范大学演讲,那里培养的都是未来的人民教师,仅能容纳一千人的礼堂竟然挤进来三千人,大家对硬笔书法的热情令我感动。所以我从来不认为硬笔书法退潮了!
  记者:那现在硬笔书法的真实状况究竟怎样?
  庞中华:我想用杜甫的一句诗概括:“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如果说当年的硬笔书法大潮是暴风骤雨,那么现在就是和风细雨,你们很快就会看见新的大潮涌起。我的字帖现在每年仍然有几百万册的销量,这应该可以说明一些问题。
  记者:像当年那种铺向全国的大规模书法函授教育还在进行吗?
  庞中华:还有,但形式变了。当年的社会环境和经济环境都比较单纯,而现在就复杂了很多。例如那种传统的函授由于广告费用太大,所以转为进行网上课程,并与各地硬笔书法协会结合起来进行由面到点的推广。例如山东省阳谷县,短短几年来我帮助他们培训了两三千名师资,这些老师把硬笔书法的魅力带回学校,带到孩子们中间。这已经成为一个成功的模式,在山东和更多地方大范围推进。
  书法有更珍贵的品质
  记者:你现在使用电脑吗?
  庞中华:我不用电脑,主要是太忙。不过我手下的工作人员都在用电脑,我还会借助互联网来搞书法培训。
  记者:那你有没有感受到电脑对传统书法的冲击?
  庞中华:冲击也不是没有,我听说有些单位在提倡“无纸化办公”,这可能会减少大家写字的机会。但在这方面,我是非常自信的。我开始不了解的时候也曾经紧张过,后来我发现,根本就不用担心电脑对硬笔书法的冲击能有什么致命的影响。电脑不能代替人脑,打字也不可能代替手写。
  记者:这么自信,何以见得呢?
  庞中华:书写是美,是享受,是可以陶冶性情的。中国的汉字里有一种精神,有它的灵魂。由一个中国汉字就可以联想到一幅画甚至一种光辉灿烂的文化。现在电脑普及固然是一个大环境,但电脑时代仍然离不开书法。这是因为书法不仅是一种书写的工具,还能培养大家耐心、细致、有始有终的品行,给他们带来审美的愉悦。这都不是电脑这种冷冰冰的机器可以做到的。写一笔好字,历来是一种素养。如今,连韩国、日本、东南亚国家都非常重视汉字的书写。我们更不应该让这种文化轻易失落。
  记者:上世纪80年代硬笔书法流行,其中一个原因是人们普遍把书法看成自己的“第二脸面”,年轻人甚至只是为了让自己写给心上人的情书更有说服力,也增加了写好字的动力。可是现在大家都发短信、写电子邮件、用QQ聊天了。实用功能的减弱给硬笔书法带来什么影响?
  庞中华:我举个例子,过去的机关秘书字写得好不好很重要,我多次给中央国家机关讲课都很受欢迎。现在他们写报告都用电脑了,是不是就用不着书法了?不是的。现代技术是一柄双刃剑,电脑给大家带来方便也冷落了一些传统技能。我认为电脑不应该成为传统文化的敌人,完全可以“化敌为友”。起码让自己的信用卡签名更好看些也是动力吧。如今的时代,年轻人能够写一手好字是更加珍贵的品质,说不定更容易赢得大家的赞许或姑娘的芳心。
  记者:在现时环境下,硬笔书法究竟是艺术还是工具?究竟是用来沟通的还是用来审美的?
  庞中华:每一种艺术最开始都是为了实用,包括毛笔书法的出现最开始也是因为比刀刻竹简要方便。所以书法的功能性和艺术性不能割裂开来,对初学者来说,先求有,后求好,再求精。不一定每个人都是书法家,但要有基本写字技巧。第一步要求写得实用、整洁,到一定程度后再追求艺术性,这样分阶段学习才能够更体现硬笔书法的魅力。
  书法是凝固的音乐
  记者:写字是一项基础教育,能否从娃娃抓起很重要。你怎么看待现在的青少年书法教育?
  庞中华:有忧有喜吧。忧的是从许多中小学的考试试卷中可以看出,孩子们的整体书法水平下降,许多孩子写的字像虫爬一样。据一项统计,上海市有75%的孩子执笔姿势都是错误的,要知道这个对身心健康很重要。喜的是从2002年以后,教育部门开始重视此事,去年公布的《国家“十一五”时期文化发展规划纲要》也提出要从小学阶段就开设书法等传统文化课程,据说你们广东省的教育厅也专门发了文件要求将书法设为必修课,这些决策都十分振奋人心,有利于孩子的素质培养。可以说,硬笔书法的春天又来临了。
  记者:有些孩子玩电脑游戏的兴趣比写字要大,要怎样才能增强书法对他们的吸引力?
  庞中华:其实硬笔书法是素质教育最好的途径,简便易行,而且受益匪浅。对孩子们来说,要帮助他们理解,写字是帮助记忆的最有效手段,看一遍不如念一遍,念十遍不如写一遍。我从自己少年的经历中感悟到,练习书法可以让一个人的心变得细致,让急躁的心沉静下来。和西方那些字母文字比起来,咱们的汉字透着博大精深,透着一种神秘美妙。只要加强引导,孩子们完全可以沉浸于书法之美。
  记者:你到各地开讲书法课都带着自己的手风琴,有什么特别的功用吗?
  庞中华:手风琴是我倡导的“快乐书法教学法”的重要工具。我从钱钟书的《管锥编》中悟出道理,人可以眼耳同感,也就是所谓通感。书法可以看成是凝固的音乐,而音乐是流动的书法,我正是用音乐的方式来解读书法,帮助大家更形象地领略硬笔书法的妙处。
  记者:怎么个解读法?
  庞中华:书法是一门视觉艺术,每一根线条都有长短、粗细和曲折,每一个笔画都有节奏。所以每一幅作品我都可以把它用音乐来表现,而且我到俄罗斯讲学,就演奏俄罗斯音乐来解释,到德国,就用贝多芬的音乐来解释中国书法,外国人都很高兴,当他们懂了,自然就会喜欢书法。
  记者:听说你还在推广“庞中华笔”,这也跟硬笔书法教育有关系吗?
  庞中华:我有一次在日本演讲,拿出钢笔准备题字的时候,出现了尴尬的一幕,那支国产的钢笔竟然不出“水”,正是这“十秒钟的尴尬”让我萌生了制笔的愿望。中国是硬笔生产第一大国,每年产量500亿支,硬笔需求量大正说明电脑时代硬笔书法拥有广阔的市场。所以我才下决心推动制笔产业,解决大家的“工具问题”。
  学书应先平易后波澜
  记者:有人质疑你的字体工整有余,个性不足,你怎样回应这种说法?
  庞中华:没打好基础就追求个性肯定不行。学习硬笔书法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要掌握一般规则,先求平易,后波澜,最后再逐渐摆脱字帖束缚,发挥出自己的个性色彩。
  记者:在现在这个时代,学习硬笔书法的前提是什么?
  庞中华:二十多年前的那个时代不像现在这样多元化,很多人在“文革”中耽误了学习,社会青年都纷纷要求上进,因此硬笔书法开始兴盛。当今这个时代确实有点浮躁,大家关注更多的是“超女”这样的声色娱乐,文化选择也多了,给书法等传统文化带来一些杂音。硬笔书法首先要求大家应沉静下来,让传统文化在我们一撇一捺的书写中回归。
  记者:毛笔字和硬笔字,究竟谁是谁的基础?
  庞中华:当然应该先学硬笔。写毛笔字需要悬肘、悬腕,入门不易,而且实用价值不足,不容易吸引初学者。古语说:“楷书如立,行书如走,草书如奔”,硬笔楷书简单方便,可以由简到繁、由易到难地不断进步。毛笔字可以到小学五六年级再学。
  记者:硬笔书法可以借鉴古代那些毛笔书法经典字帖吗?
  庞中华:当然,硬软书法二者并无绝对矛盾。老辈人说,“练字先从颜”,我最早也是始学颜柳,用钢笔临写颜真卿的《多宝塔碑》,再把它用于读书笔记的记录。这样一边学习,一边实践,不久就写得很像了。很快,我又开始用硬笔临写各家各体的书法,学的是毛笔的古书,借鉴各种字体,视其结构,揣其笔意,谙其精神,从中汲取营养,然后再把它转化成自己笔下的意蕴。对前辈的书法不能一味临摹,失去自我,而应该不断创新,正所谓“读古帖写现代字”。
  记者:有没有一些比较实用的学书技巧?
  庞中华:我一直认为抄书是练习书法最好的方式,曾分别用楷书、隶书、行书、草书全文抄写《鲁迅全集》,这样就又把书法和阅读紧密地结合在一起了,获益匪浅。
  记者:你对深圳的硬笔书法发展状况有何印象?
  庞中华:我20年前就来到深圳办学校,深圳市民对硬笔书法艺术非常热情,这样一座现代都市非常渴求传统文化,十分难得。最近我还在深圳少年宫办讲座,很多老人、小孩的学习热情都很高。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等高校也在我开完讲座之后成立了自己的硬笔书法协会,书法开始在年轻一代心中扎根。
  庞中华简介:
  重庆市人,硬笔书法教育家、当代中国硬笔书法事业的主要开拓者。现任中国硬笔书法协会主席,曾当选为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自1980年以来,有100多种字帖和专著出版发行,其中代表作有:《谈谈学写钢笔字》、《庞中华钢笔字帖》、《庞中华现代硬笔字帖》、《庞中华散文集》、《庞中华电视讲座》、《庞中华人生感悟》、《硬笔书法简论》等,主编了多部书法教材,包括《硬笔书法普及班教材》、《硬笔书法高级班教材》、《中老年人硬笔书法教材》,以及适合中小学生课堂使用的《写字课本》、《写字字帖》等,其图书总印数已突破1.3亿册。他还应邀多次在中央电视台、中国教育电视台开办了硬笔书法讲座,听众数以千万计。
  他创办的庞中华硬笔书法中心及学院,迄今已培养学员120余万人,被誉为“中国硬笔书法第一人”。
  记者手记
  手写的传奇
  王俊
  庞中华和他带动的硬笔书法流行潮在全世界都是独一无二的。由一个人手写出来的秀丽字帖,通过大众的传播与印刷工业的复制,竟然发行了1.3亿册,这还不包括难计其数的盗版数量。这样的纪录在中国大概只有《新华字典》和“毛选”可以超越,在西方恐怕也只有少数宗教经典和《哈利·波特》创造过这样的奇迹。而在书法界,庞中华现象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上世纪80年代,用庞中华体的钢笔字,给异性抄写席慕容或汪国真的诗,是年轻人中最常见的时髦。当时,中央电视台的《庞中华硬笔书法讲座》绝不亚于现在的《百家讲坛》,庞中华拿钢笔在“回宫格”里写字的画面,至今还留在很多人的记忆里。换句话说,那个年代的庞中华就像是现在的易中天,炙手可热,盛极一时。
  所有大众文化的宠儿都要遭受精英分子的责难。正如讨电视观众欢心的易中天在文化界内部饱受的质疑一样,庞中华那种人皆能书的字体也遭遇了部分人的嘲讽和不屑。以毛笔为工具的传统中国书法讲求的是线条挥洒中透露出来的那股“文人趣味”,但庞中华的硬笔书法则以“速成”为特色,以工整为标准,曾经席卷中国的硬笔书法热被文化精英们斥为“急功近利的文化跃进”。庞中华为代表的这种以实用为主要目的的书写活动,曾被称为新时代的“书法样板戏”。
  精英们的指责尚在庞中华意料之中,而电脑时代的逼身而来却是庞中华在二十多年前始料未及的。那是一个没有键盘和打印机的年代,毕竟到印刷厂码铅字并非人人都会的工艺,所以手写是无可代替的存在,写得一笔好字绝对是一种崭露头角的资本。然而,当电脑这种无所不能的超级工具不可抵挡地冲进每一张写字台、每一个家庭时,低效率的书写便成为许多人心中的“鸡肋”,似乎只有在为信用卡签单或者歌星为歌迷签名时才用得着。庞中华代表的那种写字生态遭遇了空前的考验。
  这次对话的由头,源自我在电视上看到的一个对庞中华的访谈节目,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老榕。这位以擅长狡辩著称的IT界名人不由分说发表一通“写字无用论”,令言语被压在下风的庞中华有些愠怒。我通过庞的旧友联系上他,问及此事,庞说:“由于我事先并不知情,因此有些猝不及防,但道理是在我这边的。”
  就是这样一位年届六旬的老人。他曾经靠手写创造了一个传奇,虽然外部世界斗换星移,他仍坚信一笔一画的书写有着永生的力量。(记者 王俊)
千年帝都,牡丹花城,龙门山色,马寺钟声,汉唐遗韵,黛眉奇观!十三朝古都、美丽的洛阳欢迎您!
(471800)许燕舞:河南省洛阳市新安县委统战部  手机:13663886405  qq:4236878  115946456

电脑打不出书法之美。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