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硬笔书法网新站官网《投稿须知》 中国硬笔书法网推荐中硬协会员入会的通知 中国硬笔书法网新站概况(LOGO标志及简介) 中国硬笔书法协会第六届理事会、监事会名单
《中国大书法》丛刊第1期在线阅览 《中国大书法》丛刊第2期在线阅览 《中国大书法》丛刊第3期在线阅览这些作品为什么落选?
返回列表 发帖

与“老市长”一同品茶

网上的第一篇习作:写于06年2月



与“老市长”一同品茶




    早春。二月。
    择一个清寂的午后,邀来久违的“老市长”,于清音古韵中一同品千年的古茶。
    两袖清风的老市长,却不忘携一阙小令沉吟而来:“我欲仙山掇瑶草,倾筐坐叹何时盈。薄书鞭扑昼填委,煮茗烧栗宜宵征。。。”看到这儿,想必有人已经在会心的笑了,青山虽云远,似亦识公颜?


  忆老市长初至彭城,恰逢黄河决口,洪水直逼城下。老市长不顾个人安危,日夜指挥军民加固城墙堤坝,筑长堤,以固水。经70余日奋战,彭城百姓方得以脱险为安。每每行走在苏堤路上,总为彭城百姓能拥有如此父母官而感谢上苍,而老市长亦满怀胜利的喜悦之情挥毫写下了《河复》、《答吕梁仲屯田》等不朽之作。

  洪水退后,老市长主张增筑城堤,以防洪水再度袭击。因此改筑了彭城外城,建立了4座木岸,又在东门上修了1座楼台,名曰黄楼。老市长常在楼上宴集宾客、饮酒赋诗。一日,好友秦观以黄楼为题做赋于他,他当即写了《黄楼赋》以表酬谢:

  我在黄楼上,故作黄楼诗。忽得故人书,中有黄楼词。

  黄楼高十丈,下建五大旗。楚山以为城,泗水以为池。

    。。。
    回忆至此,不禁怅然,前日登临黄楼,望故黄河死水微澜,恶臭阵阵,不知老市长莅临此情此景,又会是怎样的一番感慨,又会写下怎样的千古绝唱!

   想当年老市长看城中百姓常为缺少烧饭取暖的柴草愁苦,遂派人四处查访,终于在彭城西南发现了石炭(煤)。不仅解决了百姓的燃料问题,还以之冶铁、制造农具和兵器。百姓欢欣鼓舞,老市长更是兴奋异常,激动地写下了《石炭》诗。诗中详细地记述了“访获”石炭的经过及石炭的功能,成为中国煤炭史上一份十分有价值的史料。

  老生性豪爽的老市长还结交了许多朋友,其中一位便是张山人。山人原名张天骥,号云龙山人。山人曾看破红尘,无意仕途隐居云龙山下,过着“读书北窗竹,酿酒南园水”的田园隐居生活。据说山人驯养了两只鹤,并在云龙山顶修建了一座草亭,名为“放鹤亭”,老市长为此写了一篇《放鹤亭记》,文情并茂,成为流传千古的著名散文,被收入《古文观止》,阅人无数。

    不过,关于老市长也曾有一笑谈,老市长好酒,曾酒醉而书:

    “醉中走上黄茅冈,满冈乱石如群羊。冈头醉倒石作床,仰看白云天茫茫。歌声落谷秋风长,路人举首东南望,拍手大笑使君狂。”老市长绝对不会想到当年自己的戏谑之作,竟然被后来调任的一位市长大人当做宝贝令匠人将此作刻在了云龙山上,且当年醉卧的那块乱世也因此而成了文物,任后人瞻仰。
    沉寂已久的楚王山也因老市长的一阙送别之词而从此不再寂寂。千百年来一句“断岭不遮西望眼,送君直过楚王山”牵动了多少迁客骚人的心绪!因了这句,又有多少离乡游子在楚王山下挥泪远行。。。

    书归正传,再添一壶茶,继续听苏子----我们的老市长娓娓道来他是如何与茶结缘的吧。

    老市长平生仕途坎坷,过着动荡贬谪的日子,从老家峨眉山,到黄海之滨,从西子湖畔到岭南,琼海,颠簸无定,不想这却给了老市长品尝各地名茶的良机,且为此而写下不少诗句,可以信手拈来的,不仅有“薄书鞭扑昼填委,煮茗烧栗宜宵征”,还有在他诗性大发,奋笔挥毫时边喝茶边作的“皓色生瓯面,堪称雪见羞,东坡调诗腹,今夜睡应休”,“沐罢巾冠快晚凉,睡余齿颊带茶香”“春浓睡足午窗明,想见新茶泼初乳”等等等等。

    老市长不仅爱品茶,而且还自己种茶,不知当下身居此位的高官们还有没有欣有如此雅兴的了。老市长贬谪黄州之时在一片荒地之上,精心耕种起茶来,并且把这块自留地称之为“东坡”还得诗曰“嗟我五亩园,桑麦苦蒙翳;不令寸地闲,更乞茶籽艺。”而后还唱出了茶诗中的绝句:“戏作小诗君勿笑,从来佳茗似佳人”。
    写到这儿,暮色四合,茶已微凉。脉脉清香仍四处飘逸,思绪亦如袅袅茶烟漂浮不定,还是以我最喜爱的一阙词来为老市长送别吧!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衰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大家猜到今日敲窗与我对坐的是哪位君子了么?

视频: ~~~~

醉笑陪君三万场,不诉离伤!

读庄周文,太白诗,东坡词------人生一乐事也
告别强迫症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