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硬笔书法网新站官网《投稿须知》 中国硬笔书法网推荐中硬协会员入会的通知 中国硬笔书法网新站概况(LOGO标志及简介) 中国硬笔书法协会第六届理事会、监事会名单
《中国大书法》丛刊第1期在线阅览 《中国大书法》丛刊第2期在线阅览 《中国大书法》丛刊第3期在线阅览这些作品为什么落选?
返回列表 发帖

记著名书法篆刻家桂建民

记著名书法篆刻家桂建民

■范又琪


        给桂建民的艺术成就作出界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是书法家,擅长多种书体,其金文古朴苍劲,如刀削斧劈。极富金石味;其石鼓文凝重遒劲又不失其飘逸之态,习之吴昌领又透出其个人风格;其隶书方劲古拙。有汉隶书风却又不乏现代书法之韵味;其行书,其笔意恣肆自然,刚中带柔,柔中有刚,极富韵味。极其耐看。作为画家,其作品完全突破了传统的线条与结构,融书法与篆刻入画,以西方印象派结体,用民间艺术为神,在斑驳的块状物中抒发其对艺术的追求,独创出似书法似篆刻的特殊画风。但他成就最高的,还是以篆刻家的身份驰骋于湖北乃至中国印坛。他治印数十载。从临摹秦汉印人手,遍习历代名家流派古印碑帖,在集众家之长的基础上,按照“印外求印”的艺术规律,广泛涉猎中国传统文化、言汉浯、古诗词乃至韵绘画甚至民间艺术,他都花过大功去学习,从而逐步形成了自己大写意的印风。

        认识桂建民先生已有多年了,我至今仍记得第一次上他家的情景,书架里、桌子上、窗台处,几乎都堆满了他刻好的印章,大如拳,小似指盖,琳琅满目,让我目不暇接,深深吸引,我一个个把玩而爱不释手,真草篆隶、佛道人兽应有尽有,那些奇幻的线条,使我为之震撼,我忽然明白他书房门口挂的横匾“珍石斋”的意思了。这三个字是周韶华特意为桂建民题写的,它真正说明了这家书房主人的特点。也就在那一瞬间,我被篆刻这门古老的艺术迷信了,自此而痴迷,虽时常影响自己的写作而不悔。

         桂建民出身子书香世家,受家庭重知识的影响,桂建民自小就爱读书.爱写写画画,最后练成了一笔好字。1968年,桂建民应征入武,在云南空军某部服役,部队领导见他文章写得好,字写得漂亮,就让他兼管宣传。他对这项额外任务特别认真,不出色地完成,而且在书法上也有了很大提高。

         一天,他根据当时形势需要,写了一段毛主席诗词,那天他兴致特别好.因此毛笔在他手中显得得心应手。写完后,他对今天的书法也颇为得意。浏览之余,他忽觉缺点什么,仔细一想,才明白缺枚印章。印章在书法作品中有画龙点睛的作用。无奈之下,他只好用红颜料在上面画了一枚印章。
   
         这件事深深触动了桂建民,虽然他依旧在作品上画“印章”,但从此萌发了学习篆刻的念头,然而在那个“读无用的时代,他根本无法寻觅到任何学习资料,更不可能拜师学艺。何况在那时若学篆刻,也会被人认为是走“封资修”的老路而受到批判。
   
         桂建民并不因此而气馁。他决定先从手上功夫练起,宣传栏需要配些题图题花,他就自己刻,功夫不负有心人。几年的练习为他以后刻制精湛的生肖印及人物印、动物印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另一方面,桂建民又竭尽全力搜集篆书的资料,既是篆刻,当然必须先懂篆字。所以,当桂建民转业到武汉后就以极大的热情投人到篆字的学习中。

         篆刻艺术在很多人眼里是枯燥的,它的天地只在方寸之间,其主体也不过几个篆字。每日伏案凑刀,千万遍做着同一动作,不是对其执着,一般人是难以坚持下去的。但一旦浸润其中,其中的乐趣又非旁人所能体会。这时的桂建民,不仅执着其中,而且达到了痴迷的程度。他节衣缩食。凡有关篆刻方面的资料,他必倾囊购之毫不吝惜。我曾见过他的一枚印章,长宽高均不过一公分多一点,两手拈之尚觉困准,但它的六面居然都刻了印。这枚六方印,既证明了桂建民当年学习篆刻时条件之艰苦,更是他锲而不舍刻苦精神的最好写照。

         学习篆刻,需要大最的印石。受当时经济条件所限。桂建民别出蹊径寻找替代品。他发现磨刀石的石质与印石有些相近,就将它锯成小条,然后又切成寸余长的小块,最后再蘸水将其磨平以作印石,其艰辛是可想而知的。即使这样,桂建民仍然舍不得有一点浪费,印章刻完后,将其打磨后再刻,刻后再磨,直到实在无法再磨再作罢。那枚六方印就是那时的产物,当它实在无法再磨时,他还不放弃,就在它的六面部刻上了印。

         那段时间,用废寝忘食来形容桂建民刻苦毫不为过正所谓天道酬勤,发奋的努力使桂建民很快走入了印坛。而著名的书法家、篆刻家汪新士的指点,改变了桂建民的艺术道路。

         汪新士是被称为印坛殿堂的西泠印社的早期社员,是清末民初三大家之一的王福厂的入室弟子,后又分别受到印坛大家唐醉石、韩登安、马公愚的指导。当桂建民拜师汪新士后,艺术上更是突飞猛进的发展。有一天,桂建民把几方近作拿去请汪老点评,汪老仔细审阅后,轻叹说:“你的每方印都刻得好。”这看似赞扬实为批评的评语使桂建民顿如醍醐灌顶,思路豁然开朗了。因为汪老的批评是说他的刀法、章法虽已无可挑剔。但那都是在模仿前入而无自我。艺术贵在有自己的风格,明白了这个道理后,桂建民发起了向艺术高峰攀登的又一阵努力。印宗秦汉,这是他已遵循了多年的原则,明清各大流派.他已花过大功夫研究,集众家之长,说来简单,但如何突出自我,下面的路该如何走,这是他那段时间苦苦思索的问题。桂建民的生活在外人眼里只能用“单凋”二字来形容,每日下班晚饭后.他就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先练书法,再攻篆刻;刻累了,再练练书法,继而再篆刻。如此周而复始,数十年如一日。有一段时间他专攻“二王”行书,写着写着,有时就顺着自己的情感信笔挥毫,渐渐地,他的行书发生了质的变化而形成了自己的风格。

        书法上的进步启发了桂建民,思路一开,他的篆刻就发生了质的变化。如那段时间刻的“龙马精神”一印,从刀法上看,很明显受黄牧甫的影响,运刀挺拔,有青铜器文字之体势,属工稳一路印风。但它的整个印章的布局、文字的结构,却有险奇之姿,“龙”、“精”与“马”、“神”之错位使整个印面异常活跃,充分体现了“龙马精神”的含意。

        佛教上有“顿悟”一说,桂建民顿悟了。他手中的刻刀,已变成他心灵欢歌的指挥棒,随着石屑的飞舞,他的创作思想如天马行空,自由地翱翔于盈寸之小却大如天空之中,成为情感的渲泄,精神的表达,追求自然的印风,这是嬗变,嬗变为他率真、粗犷雄健的大写意的印风。概言之,就是以师法自然来抒发对人生的情怀。

        写意印风,以险、奇、怪为特点,是目前印坛的潮流,但也是争议颇多的焦点。有些篆刻家,或国急功近利,或因自身传绕底蕴的不足,只是争巧斗艳,在形式上花功夫,以炫目惑众为能事,追求新奇险怪的视觉刺激,所以被批评家贬为浅薄、浮躁。但这并不是写意印风的主流,真正的写意印是以传统为根基追求个性的奔扬,体现的是昂扬、激越大气的时代特色。在这方面,桂建民是成功者。如他创作的“大唐歌飞”一印,那是正观看电视剧《大唐歌飞》时突发的创作灵感。大唐是我国历史上的盛世,除了诗歌成为历史顶峰之外,书法、绘画、音乐都有极高成就。如何表现这点呢?他先刻了一方印,后觉过于理性,无法表达对大唐盛世的仰慕,后来他联想到目前自由的政冶氛围,百花齐放的大好局面,忽然有了创作主体,于是很容易就以现在这莽放热情的手法完成了这一创作。这一方印中,“唐”字的厚重与“飞”字的豪放,形成丁既鲜明又和谐的对比,加之“大”字的变形顶格,使主题十分突出。其中布白的疏管。线条的粗细变化,都对突出主题起了烘托作用。又如“秦晋”一印,初看过于奇、险,有些令人不解,但仔细欣赏,就可看出作者之匠心。“晋”字上的一横,似界线把两字分开,又似大地,既托住了上面的 “秦”字,又连接了下面的“晋”字。增加了整体的平衡感,斑驳的线条,以冲刀刻出,显出了秦晋古老的历史沧桑,全印线条有力,章法平中寓奇,给人一气呵成的酣畅之感。

         谈到写意印风尚不被某些人接受,桂建民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他以清朝郑板桥为代表的扬州画派为例,在当时,他们的表现手法称之为怪、奇,有些人也难以接受而称之以“扬州八怪”。但是当时的“怪”,在今天又被称为传统。这是因为历史总是在向前发展的,人门的审美情趣不但要紧跟时代,更要超越时代,那才是其正艺术家的追求。

         桂建民把这种不断追求惯穿于其它领域,如画作《澎湃》,初看同样令人匪夷所思,画面中央主体位置,是李白《送孟浩然之广陵》一诗的拓片,点明了主题,但整幅画被山峦、江水、枯树所占满,丝毫没有“孤帆远影碧空尽”的苍茫空润的意境,这似乎令人不解。其实这正是作者的高明之处,险峻的高峰,奔腾的江水,苍老的枯树,不正是李白与老友惜别时最真实的心理写照么?这不正是心潮澎湃的高歌么?所以,那些以画写意著名的画家见此画能不拍案叫绝么?

         有人戏称桂建民是得奖专业户,从艺以来,他得过数不清的大奖,这其中既有国家级的,也有国际大赛的奖项。作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湖北中流印社副社长、湖北书画研究院理事的桂建民,对这些荣誉看得很淡,因为在“艺无止境”的追求中,他已把自己的一切,都融入了他所热爱的书法篆刻艺术之中。
舍我其谁参佛偈   无名乃道证仙丹

□《中国书画评论网》:
http://www.zgshpl.com/index.php
-------------------------------------------
老无邮箱:zgshpl2010@163.com

铁笔寄情写吾心

——桂建民篆刻试读
兰干武


   
        篆刻划归到艺术的门类,便同其它姊妹艺术一样,抒情言志成为第一要素。艺术有许多操作法则,这些法则的规定,都是为了一个目的,即更好地抒情言志。我们看古玺印很“艺术”,在彼时却是非艺术行为,是无意识的产物。说无意识主要是指没有什么艺术法则可遵循。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这就是当事者一定想将手上的工作做好,而不是做糟。这也是不自觉状况下的古玺仍有可观处的因素之一。将自己对生活的感悟、对人生的思索形象地再现出来,愉悦自己,感染读者,已而启迪读者,这是每个艺术家穷一生精力的工作。

          汉上篆刻家桂建民清醒地认识到了这一点。

          桂建民,字未谷,白马寺在俗弟子,法号印羲,篆刻师事汪新士先生。他曾对古玺、诏版、陶文、砖文、汉印以及汉碑额等悉心探究,广泛吸纳。也许是因了心性的放达、无拘无束,桂建民冶印不太情愿理性的约束,喜观随兴所至作“急就章”,特别是酒后,处于微醉状态,取石,捉刀,三下五去二,可谓立等可取。他虽为佛徒,但不消极避世,而是积极人世,有大隐隐于世的味道。他为人豪爽、旷达,刀下的线条也奔放、爽健、逸宕,加之分朱布白的大密大疏,并辅以块面的应用,以及线条的粗细变化,因而,印面视觉效果极佳,很有冲击力。

         读建民的印,一个很强的感受就是,他想突破传统,以烙上时代气息。此外,或许是生存的需要,他在试验着让阁楼中的艺术走进市场,以适应众多百姓的需求。他刻有一方《以美养丑》的闲章,就是希望雅与俗相调和,雅俗共赏,皆大欢喜。愿望是好的。但这是一条艰涩的路。当我们的目光紧盯着金钱时,我们所从事的艺术,是无法达到最高境界的。

            桂建民的篆刻是情感的尤物。不过,激情之下,往往有所疏忽。如何使线条再精致一些,如何让变化再丰富一些,都是目下要解决的问题。还有,结字未能与时人拉开一定的距离。一个艺术家,个性的凸现是立身的根本。诚然,风格不可强求,但也不可不求。
舍我其谁参佛偈   无名乃道证仙丹

□《中国书画评论网》:
http://www.zgshpl.com/index.php
-------------------------------------------
老无邮箱:zgshpl2010@163.com

TOP

黄鹤楼边的一棵常青树
―――珍石斋主未谷印象

湖北 王聪慧




      
       未谷,湖北篆刻名家桂建民是也。他是我在书法论坛上认识的一位忘年交。称未谷为先生,有的是对桂老师的敬爱之情。认识桂老师说来已两年有余。去年见到他,还是在武昌许东书画城的画廊里,先生依然是那么俊朗,洒脱,平易近人。
   
       我一直很好奇先生因何要取“未谷”为字。直到某日听朋友说起,才知其渊缘:原来清经史学家桂馥,字冬卉,号未谷,曲阜人。少嗜读,博涉群籍。善隶书,工篆刻。尤潜心于文字、金石之学。因是本家,所以桂老师沿用此名,有继承发扬之意吧。先前我只知未谷善刻印章,在湖北省内外知名度很高。但在我走进珍石斋的瞬间,那小小工作室墙上琳琅满目的书画作品便深深地吸引了我,也被这位有着深厚造诣却深藏不露的老书家风范所折服。

       我曾有整整一下午的时间泡在画廊里,双手在一件又一件暗香浮动的金石书画间不停地抚摸过去,品味到的不只有感官上的美学享受,更听见一个又一个声音从印石后面,从书画后面,缓缓向我走来,向我诉说未谷先生鲜为人知的金石故事。已过半百的未谷,受教于西泠印社早期社员汪新士先生,与金承煌先生一道成为未谷艺海生涯影响极深的两位导师。师长的言传身教,也深深影响着未谷,观其印,品其人,方寸之间无不显露其豪宕不羁,明心见性,厚重自然的本真个性。

       先生的善学,好学让我十分敬佩。他始终坚持守望古典,突破传统,展现时代生活气息作为刻印的思想,长期以来坚持摹刻,临写秦汉印及明清流派印等,亲身体验古今印家的艺术精髓,并善于从当代知名不知名的凡他认为可以吸收的印章中汲取营养,根据自己对生活的体验,用擅长的手法来抒发对艺术的理解。我曾亲眼目睹先生酒助豪兴,捉刀弄石,飞刀乱舞,一蹴而就的创作情景,令我好生羡慕。这每一件作品里面都融入了先生数十载的心血和对生活对艺术最深刻的理解(见“几回醉后乱舞刀”、“双栖精舍”、“随心所欲”、“随缘”、“上善若水”及肖印等)。

        先生常把一句话挂在嘴边:做好事,先要做好人。“搞艺术,你把一个人关在屋子里,无论多大的功夫都不行。”未谷神交八方朋友,即使在我这样对书法一知半解的晚辈面前也不端名家姿态。短短的几次接触,他的和蔼可亲,豪爽大气给我和书友们留下深刻的印象。值得一提的是,对前来虚心向他讨教学习的新老朋友,他常以金石书画为赠。在他以为,艺术是无价的,“许金石交,结翰墨缘”是人生一大快事。生活中的未谷谦逊近人,幽默风趣, “四舍五入已进入60岁了,可心态真的还很年轻,总喜欢和年轻人打交道,从他们那里学到不少东西”。年轻人有的是精力和无限的潜力。所以在未谷面前,很少听到有人叫桂建民的,也很少有称未谷的,一声“老桂”,情谊,敬意都在话里,酒里了!

       前几日,我无意中见到未谷在汉展出的一组工笔重彩画。其实在这之前我也见过一些此类画风的作品,而未谷这种以书法和篆刻入画的画风我还是首见。它以西方印象派结体,用民间艺术为神,将块面,色彩,印章有机组合,叠加,以丰厚的内涵,开阔的视野进行大胆创意,在斑驳的块状物中尽情抒写他对艺术的理解和收获,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未谷先生赠予的《当代中国书法篆刻家——桂建民作品精选》一书现在就摆在我的案头,这里面记载着他对为之奋斗的艺术生涯一次重重的回顾,凝聚着大半生来对艺术的不懈追求和艰苦的努力。我衷心祝福未谷先生,艺事日进,身体安康。

(05-06再改)
                                                                            书香于2006年5月5日晨
舍我其谁参佛偈   无名乃道证仙丹

□《中国书画评论网》:
http://www.zgshpl.com/index.php
-------------------------------------------
老无邮箱:zgshpl2010@163.com

TOP

汉上书家素描之一--------快刀老桂


■蒋圣琥




若论汉上真正的快刀,排头把交椅的,非老桂不可.尝见老桂刻印,10秒钟左右,一挥而就,刻后往人一递:"盖!"那份自信,那份踌躇,实在令人羡慕.
老桂之可爱,首先是其性格,其次才是他的技艺.因为性格豪爽,他的朋友遍天下;因为技艺高超,所以他受大家的尊重.
老桂不事雕琢------他为人如此,从艺亦如斯.
一次,我组织汉上书家刀客到黄石交游,行驶途中,我对老桂说,到黄石后,现场交流时,您就不写行书了,写篆书吧(黄石的行书高手太厉害).老桂当时未置可否.
且说,到了黄石,酒酣肚涨之余.我的天!

老桂趁着酒性,不仅大书特书行草字,而且左右开工,右手写完了,兴致勃勃地用左手创作.您还别说,他的左手书法还直逼右手水平!我差点昏过去了:老桂,您可要展示您的真正水平啊,不能这样!世事难以预料,当时的情景让我难以置信.老桂的行为,博得了大家的一片喝彩声!奇怪的是,那个滴酒未沾的矮个子夏奇星主席也象喝醉就了一样地,创作激情大发,一连书写了十来幅作品!这世界到底怎么了?我想啊想,却怎么也想不通.我还是想.......

想了几年,现在有点明了:正是老桂不事雕琢的性格影响了大家,他的本真赢得了大家的赞许.也许那样,才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交流.

艺如其人.老桂的篆刻,一如其孩童般的个性,天真浪漫,趣意天成.

我曾请老桂刻大小印章许多.有一天,我逛到他的画廊,说:师兄,我还没有您的佛像印呢.他说:那还不简单.随手拿出一个锦盒,取出石头,刷,刷,刷.成了!
我拿过印章,高兴地满意而归.回去后,细细一看,觉得不好.为什么?边太齐,缺乏古意.我回头把我的想法说给老桂听.老桂说:那还不简单,你找个东西在边上敲几下不就行了.我只有诺诺而去.说得那么简单,您刻的印,我有那个量随便在上面敲么?敲坏了是不是您重新给我刻啊?再说了,重刻一次又多承受一份人情,那压力,大着呢.我不断犹豫着.

前几天,写完字,准备钤上老桂给刻的佛像印.心灵深处,有触及到了"古意"的问题,犹豫在四,终于闭着眼毅然决然地拿起镇纸,在佛像印的边上使劲敲了起来------我就当是在敲老桂的脑袋,谁叫您让我为这样的难呢?您不知道我十三年前就没刻印了吗?敲完一看,对自己的作法很满意,古意确实有了.但马上,我又傻了,残边与内容似乎不协调:他的佛像的线条也很光滑!这下可真有点犯难了,我准不能把他的线条给重新敲一遍吧?

老桂呀老桂,您倒是快活了,可这难,却怎么让兄弟我为起来了呢?

所以老桂的印,别看他刻得快,意外效果多,那却是多年修炼后综合道行一种自然体现,所谓意趣天成,是假于其手的结果,一般人,没那道行.

岁月催人老,如今的老桂,虽面若处子,却也白发毕现!老桂,师兄,前人所说的,鹤发童颜,莫非说的就是您?过几年再看.
2006102912282886833.jpg
舍我其谁参佛偈   无名乃道证仙丹

□《中国书画评论网》:
http://www.zgshpl.com/index.php
-------------------------------------------
老无邮箱:zgshpl2010@163.com

TOP

谢舍無兄转帖.辛苦了.

TOP

非常敬佩桂老师!

很想认识您

430200武汉市江夏区纸坊宁安路54号    张明(收)
430206武汉市江夏区纸坊宁安路54号   张明(收)

TOP

非常敬佩桂老师!

TOP

TOP

有个性的艺术作者
才是真正的艺术家
◆QQ:277506211 电话13521702508
◆http://kangart.blog.sohu.com/ http://kbh.zgwxzz.com/
共性中寻找个性 个性中寻找共性

TOP

学习!致敬!
430300 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人民医院办公室 刘志华
邮  箱:hpzh666@163.com       手 机:13886187722
长抒远志临苏壁 ------- 妙写高华出董林

TOP

返回列表